热爱贝多芬

以往,常听到与看到的是贝多芬的《命运交响曲》和《合唱交响曲》。
不久前,看过一部喜剧片《高兴》,里面用了贝多芬的《合唱交响曲》。欢快的小人物们载歌载舞,一段顶有意思的《欢乐颂》,让整个影片渗透了活力。贝多芬,全世界家喻户晓的伟大音乐家,他的画像和半身小石膏像,很多地方都能见到。奇怪的是,每次看到贝多芬的画像,就会联想到一头桀骜不驯的雄狮。或许是贝多芬那一头蓬松的棕色毛发和他那一双犀利的眼神。依我看,贝多芬就像雄狮。
很喜欢我居住的院子,经常飘响钢琴曲《致爱丽丝》,那是学习钢琴的孩子们在练琴。
不能忍受的是,有时在拥挤的公交车上,有人手机响了,铃声是贝多芬的《致爱丽丝》。一曲清雅甜蜜的乐曲被手机铃声糟蹋的不像样子,惨不入耳。有时遇到小商店门口儿童玩耍的电动坐骑,尾部丢进一枚硬币,摇动的电动玩具便直着音调一遍一遍重复《致爱丽丝》,让人听着很不舒服。我想贝多芬挺高兴许多中国人认识了“致爱丽丝”,但是贝多芬一定挺郁闷自己充满深情的乐曲,被这些不可思议的杂什变成了自来水水管出水声,会很不忿。
我只想说明一点自己的看法:尊重贝多芬的音乐,好好对待她,她是人类宝贵的精神财富啊。
说实在的,对于贝多芬,我首先要道歉。记得90年代初看过一部电视剧,里面讲述了一个遭受背运的有志青年,他在艰难的时候,用录音机播放贝多芬的《命运交响曲》给自己鼓劲。当然,电视剧里只是表现乐曲开头的那一瞬间,“噹噹噹噹,噹噹噹噹”,紧促的管弦乐声迂回挺进,后面却没有了。我一听到便觉得有泰山压顶之势,闷得要死。很想继续听下去,可就是没有了。那是第一次接触贝多芬的音乐,但我不知道是《命运交响曲》。后来用小半导体收听“林声音乐讲座”,遇到了让我不能忘却的声音“噹噹噹噹”,知道了这是贝多芬的第五交响曲。通过聆听,方把自己过去的心闷打消了。虽然一时得到了缓解,然而对于贝多芬的音乐作品,自己认为难以理解,于是总绕着走。
在一个寒冷的冬季,有一天突然听到了如春天一样洋溢着笑脸的音乐声,我整个人感到一种振奋。我急切的找到了促使心中开放花朵的音乐曲目,那正是贝多芬的小提琴奏鸣曲《The Spring Sonata》。这首灿烂的《春天奏鸣曲》,让我爱上贝多芬,爱得很投入。贝多芬把大自然中所有美好的芬芳带给了我,受此馈赠的我感激涕零。那是一次难忘的冬日音乐感受。
今年春节前工作很累,而我时常哼唱着《春天奏鸣曲》里的旋律。同事问我:你怎么这样高兴啊,一直“噔噔噔”地唱着,是不是在唱龚琳娜的《忐忑》?
龚琳娜?忐忑?我还不知晓。
我想既然龚琳娜的歌有着欢快的跳跃,那就听听看。于是在百度MP3上听了《忐忑》。不过,接受不了,“嗯嗯嗯哦,呆一个呆一个噹”,觉得有些怪。或许《忐忑》的走红有着它的道理,可我听着闹心。而贝多芬的《春天奏鸣曲》,如清丽的微风,令人神清气爽。在小提琴的明快欢畅和钢琴的娓娓细语中,心中呈现出绿色的树木和绿幽幽的草地;小溪涓涓流淌,池塘春水荡漾;湛蓝的天空下,鸟儿在飞翔,玫瑰在飘香。太美了。那几日我天天听《春天奏鸣曲》,四个乐章大约二十多分钟,一边听一边忙着手上的事情,轻松愉快充满阳光的旋律,伴我度过了不少枯燥忙碌的工作时间。
热爱贝多芬,让我更多的去聆听贝多芬音乐作品。“领会到贝多芬的乐曲里那种英雄主义、乐观主义,不是廉价的乐观主义”,这是我阅读严宝瑜教授《如何结合素质教育向大学生介绍贝多芬》一文时看到的一句话。
严宝瑜教授写有很多篇关于贝多芬的文章,我读后受益匪浅,对贝多芬更加崇敬。这里我引用严教授《寻访乐圣贝多芬的足迹》一文中的一段话:“ 我认为,贝多芬的音乐和一切高尚的音乐可以陶冶人的情操,净化人的心灵;可以远离浮躁,催人向上,可以给人以力量,去迎接生活中的各种挑战;可以使人在平凡的生活中领略到不平凡的生命的真谛,发现一个崇高的精神世界,而且常听常新。”
热爱贝多芬,不能不爱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