住过的地方都是故乡

周作人在《故乡的野菜》一文里说:“我的故乡不止一个,凡我住过的地方都是故乡。”此话好像模糊了故乡的概念,但是细想一下又觉得不无道理。一个走南闯北的人,心里的故乡除了“老家”这个熟悉的字眼,似乎还有曾经工作和生活过的地方。
我的亲人都在陕西。虽然我们家不是陕西人,自从父亲带着一家人安顿在秦岭山脉脚下,陕西就成了我的家乡。可是随着多年漂泊在外,我心里惦念的地方就不止陕西了。
今年在西安度过了炎热的夏季与金色的秋季。冬季再回山东时,却也是归家的感觉。
实话讲,山东烟台是我眷恋的地方。不仅仅是那儿有美丽的大海,明净的空气,美味的海鲜,诱人的水果,以及一起工作过的朋友,而是我的心被那儿的山山水水和朴实的民风所吸引。今天踏上这片土地时,正赶上大雪纷飞,我微热的脸颊被一片片雪花轻点着,嘴角不由地翘起笑意。
呼吸着清冷干净的空气,我心底自然流淌起大提琴G弦上的咏叹,好像驼色的大衣里裹满了音符,于是我张开手臂无拘无束的哼唱着,舒缓的旋律即刻回荡在雪花飞舞的空间。一时间,我拥抱了妙不可言的下雪天,拥抱了烟台。六年了,我在这里生活工作了六年,时间不长不短,却难以让人忘怀。在这个雪花盛开的地方,能聆听自己心声的地方,熟悉的一切扑面而来,我的整个身心都是那么舒服。若不是回到了可心的地方,我能这么舒坦吗?
我对烟台的喜爱孩子是不理解的。孩子认为这样的小城市有什么意思,太过于清净。而我恰恰看上了这份清净。我一直觉得,这地方会让一个性格急躁的人变得安静起来。也许这与我住在郊区有关。其实城里已被时尚而喧闹,上下班也是交通堵塞。但整个烟台城市的形象是宁静的,充满了轻松休闲的温暖。我几乎走遍了小城的每条街道,也游走了她周边的乡镇岛屿。我能从不同的口音中辨别出讲话人是周边哪个县市。自然我也是个当地人,不然我怎会有这么好的地方话辨别听力。
去年暑假朋友来烟台看我。我们在海边游玩到午饭时间,正好路过一家摆放的圆桌上搁着一大盆清蒸的扇贝。我仔细看,圆桌上还有绿绿的小葱和刚烙好的面饼。我与朋友瞧瞧四周,沙滩上就这里有间塑钢板搭建的小屋,猜想一定是家小饭馆了。于是便问这些食物怎么卖。没想到女主人笑盈盈回答说,这是他们家的中饭。我虽然尴尬却无不羡慕地望着女主人。瞧她多能干啊,给家人准备了看似简单却营养丰富的饭菜。山东的父老乡亲朴实的就像他们的饮食。
我是个随和的人,无论走到何处很少挑剔当地的不是。2000年过后,我随丈夫去马鞍山,后来到南京。一样,马鞍山的水文化留给我深刻的记忆。初到马鞍山,人们不是请你吃饭,而是请你洗澡。当时我纳闷之极,想到与才相识的人们去洗澡多别扭啊。但是当你了解了当地人的生活习惯,融入了他们日常的水文化氛围,山清水秀的马鞍山就会让你忘不掉了。
在南京的日子更为惬意。不仅因为南京是古城,有抒情的长江,我更为南京多种多样的新鲜蔬菜和淡水鱼虾而着迷。我很喜欢去农贸市场,每发现一款新鲜的绿色蔬菜便欢欣不已。我住在江浦码头。最爱坐轮渡迎着长江的风到南京城去玩。我对一些有名的风景并不太在意,而是注重自己对某一个地方的感受。只要我觉得好,觉得舒心,哪里便是我的风景。
有一次在南京乘公交车,路过一条叫“三山”的街道,我不由地轻呼“啊,三山,这里也有三山。”因为在李清照的诗词中读到过“风休住,蓬舟吹取三山去。”的句子。虽然知道李清照在《渔家傲》中所提到的“三山”与南京的“三山街”并无关联。但南京的三山街是一条很有历史的老街道。清朝时,那位能把花生米就着豆腐干嚼出火腿味的金圣叹,就是在三山街被斩首的。这让我很自然的联想到陕西西安,因为西安的街道处处都有故事。
我喜欢漫无目的的在一个城市或乡镇游走。走过街角旮旯的时候,从不同窗口飘出住家蒸煮炸炒的烟火气息,那味道往往让我感动,甚至我会流泪。我感动人世间的博大和热乎劲儿,感动从南到北我总被平淡且多姿多彩的生活所宠幸。只有体会到一个地方的特点和美好,才会对这个地方有留恋,才会感受到故乡般的亲切滋味。
此时,遥远的陕西,有我父母亲的地方,秦音离我渐渐远去,我从一个故乡到另一个故乡,我的行囊是多么富有啊。
“凡我住过的地方都是故乡”,这种感觉蛮好的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