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月微凉

中秋前一夜,月亮很迷人,既不明晃晃地炫耀,也不被夜空云雾所笼罩,她自在地发着蓝白色的光,慢条斯理地在云朵里行走。

微凉的九月,月光下,我手上沾了些无花果黏黏的白色浆汁,仰头在树下寻找长熟了的果实。秋天是敦实的季节,不仅景色宜人,各种水果也十分诱人。院子里的这棵大无花果树,是两位老人栽种的,夫妇俩在院子里住了多少年,我没问过,但是每次见面,我会礼貌的向老人家问好或拉拉家常。倒不是说就为了摘几粒无花果,而是稀罕摘无花果时的那种感觉。以前在别的地方,从没见过这么多无花果树,无花果对于我来说是少见的水果。来到山东,发现到处长着无花果树,而且每年的夏季和秋季都能品尝到无花果的鲜美。在百度百科里看了一下,方知胶东温暖湿润的海洋性气候适宜无花果的生长。

小时候听到无花果这个名字时,心里满是疑惑,为什么叫无花果?不开花怎么能结果子呢?因为觉得神奇,无花果在我心里一直是特殊的好东西。第一次吃到新鲜的无花果是在陕西工作时,同事从他女朋友家的无花果树上摘的。那一粒紫红色的无花果在那个夏天,留给我很深的印象,后来才知道无花果有不同品种,成熟后有紫色的也有绿色和黄色的。现在院子里就有几种,而且叶子的形状也不同。一种叶片比较宽大,边缘镂空部分小,想来当年亚当和夏娃的第一块遮羞布就是这种无花果叶子了。还有一种叶片,边缘裂纹很大,基本上到了叶片中间部位,像一只伸展了的没有指甲的鸡爪子,挡不住什么东西,自然也就遮不住亚当和夏娃的害羞了。

摘无花果时,白色的浆汁沾到手上会很黏,也难以洗掉。如果沾到胳膊上或脸上,皮肤有点发痒。新鲜的无花果,连吃两个,嘴唇也会发黏,像是粘了香口胶,讲话时两片嘴唇扯来扯去,逗得孩子们笑。其实我是故意让嘴唇用点力碰在一起,黏黏的,自己也觉得好玩。心想,这么黏,是因为无花果还没有完全成熟的缘故吧,如果是,那我就贪心了,摘掉了半熟的果实。不过我摘的无花果已经酸甜可口,如果熟得过火了,入口就成一包甜甜的浆汁。我买过熟透了的无花果,软软的,稍微一挤压,果汁横流不成形状,还是口中有咀嚼的质感好一点。哟,这好像在为自己采摘了半熟的无花果找理由,就算是找理由吧,我能摘几只呢。可是我打心眼里感受到了无花果带来的香甜和美好,就在这个微凉的九月的夜晚。

秋天是美丽的季节,给了我们舒适的阳光和空气以及色彩分明的果实,也给了我们多愁善感的下雨天。记忆里的中秋节总是有雨,今年八月十五的傍晚,秋雨果然洒洒落下。侧耳细听中秋之夜的雨声,仿佛母亲对我的叮咛从远处飘来:你一人在外,要照顾好身体,妈离得远,顾不着你。我敬爱的母亲,每次电话上都要重复这几句话。下雨的中秋夜,母亲的叮咛像一条温馨的小河,轻轻流淌在我身边,我好像看到一轮圆圆的月亮,照着我也照着远方的亲人。那一刻的确有‘天涯共此时’的心境,虽然窗外的雨声越来越大,而我心里的月亮却很明亮,那是对远方亲人一份真挚的热爱。

今天是八月十八,天依然下雨,一大早还听到雷声从天际滚过。秋天的雷声让我想起了夏天那有一会没一会的雷阵雨,而夏天过去了。秋天闷闷的雷声滚动在微凉的九月,感觉上怪怪的,哗啦啦的大雨,难道它也在怀念已逝的夏天吗。我猜想,等到雨天过去,天上的圆月该被雨水冲洗去了多大一块啊,到了夜晚若是一抬头看到一弯残月,哦,天也就越来越凉了……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